有人说不认识字,实践团队员通过走访当地部分发展较好的NGO组织

虽然已经离开了南京,但在南京总总的经历还记在心头。每一个体验都会给人很多的感悟,这次的南京之行也不例外。虽然ngo这个集体带给我满满的正能量,但是不乏有一些负面事情,让我对于这个世界的冷漠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会。这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恐怕就是发调查问卷这些事。以前就知道,发调查问卷很难,别人很不容易去接受,但是因为看到身边的人都很乐意去做,所以并没有对这一事件有很深刻的感悟,这次亲身体验到这件事的困难,仅发十几张就今我焦头烂额。拒绝我的理由有很多,但是最今人伤心的就是漠视,连个理由都不给你,然后很冷漠的走过去,连看都不看一眼,有人说不认识字,有人说看不清字,因为衣服上印着中国电信,所以有人认为我们搞推销,还有人认为我们是搞传销。从这就可以反映过来,人与人之间心的隔阂,究竟是什么理由可以让我们不相信身边的人的确是以善意对待,彭宇案与小悦悦事件都在拷问这个逐渐丧失善意与真诚的民族,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么?近些年来发生的种种事件,让我们对于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滑坡进行深刻的认识,改变这个不是靠国家,而是靠每个人的行为去改变

今天是社会实践的第七天,回想一下在南京的种种,在与别的城市相比,南京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我去过的很少的城市相比,北京太大,西安也很大,徐州很空,南京这个城市刚刚好,节奏没有很快,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连接很深,但该有的发达也都有。我一个哥哥在南京上了四年大学,他很喜欢这个城市,对这个城市有很深厚的感情,他曾经说,他最喜欢的一个城市就是南京。不知道市民的素质与经济发展程度有何关系,我想一定是有一些必不可少的联系。我听一个在上海的同学讲,上海人虽然不太能瞧得起外地人,可是做人的素质却是非常好的,不管人再多,从后门上车,都会让车里的人把卡或者是钱递到前面,有时候都会出现从最后一个人传到第一个人的情况,在南京我也感觉到市民的高素质,每个公交车都有专设的老幼病残专座,就算是车上没有位子,都不会有人去坐。一旦有老人还是什么小孩上车都会主动去让座,而这些被让座的人都会很有礼貌的说谢谢。也许有经济基础才能发展市民素质,但是有经济基础不注重发展人的思想道德与文化也是不能提高公民的道德素养的。所以,一个城市不仅要发展经济更要发展文化。

今年中国矿业大学文法学院团委组建了以“探寻NGO组织与社会管理创新”为活动主题的实践团,在学院范围内召集了有兴趣参与到社会实践的学生,组织成一个有效的高素质团队。

实践团队员对南京市的三个NGO组织,即南京“天下公”,南京市鼓楼区“心贴心”老年人服务中心以及南京“协作者”进行了实地调研,积极投身实际调研,参与到对三个机构的负责人的访问当中,并且在访谈结束后积极开展了总结研讨大会。

调研期间,实践团队员深入到了当地政府部门,了解到了当地各部门对NGO组织的政策,以及南京地区NGO组织的发展现状;走访了当地部分NGO组织,了解了部分NGO组织的组织建设、活动管理和公共关系的开展状况,了解了它们的发展历程中所遇到的困难和这些组织的发展情况。并且通过发放调查问卷的方式了解了南京民众对NGO组织的了解程度,分析了阻碍南京NGO组织发展的因素以及还存在的问题。最后,实践团队员通过走访当地部分发展较好的NGO组织,总结其成功经验及其运管模式,从而为南京NGO组织的发展提供宝贵的意见,促进南京NGO组织的更好更快发展。

通过访谈、问卷调查、亲身实践等方式,实践团队员了解了南京NGO组织的组织建设、活动管理和公共关系的开展状况,了解了南京民众对NGO的了解程度,实践团队员都觉得受益匪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