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潮州卫浴企业,有同一个消费者在几次一次性秒杀活动中均成功秒杀

摘要:
  秋季是装修旺季,消费者对瓷砖、卫浴的采购进入高峰期。近日记者了解到,不少陶瓷卫浴品牌陆续推出让消费者蠢蠢欲动的秒杀促销活动,秒杀促销成为大家居行业煽动购买欲望的又一法门和营销手段。
然而,此前亦有消费者投诉某品牌陶瓷专卖店在秒杀促销活动中存在货不对板的现象。那么秒杀促销到底是幸运夺馅饼还是被忽悠掉陷阱?消费者究竟应该如何参与秒杀活动并从中得到实惠?
文件“D:00zwhlhl_webDesktopModulesCBMP_TRStoESSTRSImages18335306494059980169_1.jpg”已经存在。
现象: 秒杀风刮遍陶卫行业
记者浏览各大网站发现,图文并茂的秒杀促销内容令人眼花缭乱,价格十分诱人,多种秒杀主题促销活动无不令消费者为之心动。限量抢购,1元秒杀;“0元无风险秒杀”回馈活动;旗舰店1元秒杀大行动;4980元瓷砖秒杀仅用1元;1元秒杀价值每平方米100元的高品质全套设计和施工方案……促销口号似乎告示消费者只需付出象征性的若干元即可获得物超所值的心仪产品。
  记者采访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市场部谢敏时,她称,秒杀促销形式已经风行许久,由于折扣低、促销持续时间短、不定期性,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取多数消费者的青睐,但在淘宝网上,相比起其他种类产品,瓷砖和建材的网上促销活动比较少。
  某企业微博运营负责人徐小姐告诉记者,秒杀促销活动极具煽动力,企业只为吸引消费者的眼球,聚集人气,赢得粉丝,公司都是蚀本运营这些项目。她向记者介绍,秒杀的花样和运行模式很多,有的活动一日只限定在一个时间点进行一次秒杀,有的则规定在一个时间段内举行多次秒杀等。
  徐小姐还向记者介绍,在他们运行的几次活动中,有同一个消费者在几次一次性秒杀活动中均成功秒杀。徐小姐发现该消费者用的是同一个客户端。“这种客户端运行的网速更快,容易秒杀成功,也成为很多消费者投机取巧的手段。”徐小姐猜测说。为消费者提供巨惠的秒杀促销活动俨然变味成了软件系统与少数消费者间技术应用的较量。
  效果:   眼球被吸引未必下订单
  “秒杀有时候就像买彩票,秒杀成功的机会不高,但是可以从中获得愉悦和刺激感,万一秒杀成功,就当是天掉下的馅饼。”活动参与者张小姐一开始也质疑秒杀活动的可靠性,但随后她在一次尝试中成功用43元秒杀到1700元的瓷砖产品。
  然而记者也发现,一些瓷砖卫浴产品的促销活动成果并不像口号喊的那样红火。某瓷砖品牌日前推出9元秒杀22片铂金系列瓷砖,每块原价176元的瓷砖以单价9元购得,但秒杀活动结束后显示只有2人购买。
  网销品牌名匠家居创始人安晖告诉记者,“秒杀”的促销模式很适合80后消费者的口味,但在大家居行业的应用还是不同于在饮食、快消品,一方面是其属于低关注度产品,消费只有在装修改造时才会关注,另一方面,消费者对产品的选择意识不强,自主选择权也相对较低,使得这种网络销售模式并不一定获得很好的销售效果。
  乱象:   混淆视听货不对板
  消费者在网上秒杀促销只要动动鼠标,就可便捷地参与同步抢购,而在终端门店举行的秒杀促销活动,记者却发现参与活动的门槛很高很杂。
  某瓷砖店铺要求下单满4000元的顾客,最先发送短信到指定手机号,方可以1元的价格购买原价百元的瓷砖。而有的商场则要求顾客消费正价产品满一定数额才能参与秒杀活动。
  “秒杀这个东西很玄,这么多条件弄得我晕头转向,还要担心产品会不会货不对板,卖给我们一些次品。”市民陈小姐向记者埋怨。陈小姐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此前博德瓷砖重庆店被投诉“挂羊头卖狗肉”,消费者秒杀获得的产品却不是博德牌子产品。
  对此种企业无视品牌价值和消费者权益的行为,芒果瓷砖企划部电子营销专员何欢向记者说,一家正规的企业推行网销活动应该在产品促销过程中注明产品的级别,是优等品还是中等品,是自有品牌还是代理品牌,也应该说明产品交易的明细,避免混淆消费者视听。“产生交易纠纷将损坏品牌声誉和企业形象,即使获得短期收益也将得不偿失。”何欢说。
  应对:   留住顾客才是长久之计
  对于商家来说,秒杀促销活动并不能带来绝对的利润,商家靠秒杀促销汇聚人气或许也只能昙花一现,如何用售后的配套服务体系和更好的口碑留住顾客才是关键。
  谢敏告诉记者,企业在开展秒杀促销活动时也要对自己整个销售情况、产品质量保证、物流速度和售后服务有足够的认识和掂量,特别是家居行业,如果没有做好配套的物流配送和售后服务工作,就算消费者以低价秒杀得到产品也不会对这个品牌有好的印象。(见习记者/颜嘉仪)
  相关链接   “秒客”操作策略   1、
参与秒杀的秒客,首先确保电脑硬件配置正常,电脑操作流畅,不会临时出现故障;另外,确保您的网速正常,网速越快在秒杀的过程中将占有更大的优势,建议选用更大带宽的宽带接入电脑;在秒杀开始之前及时刷新页面,一般在秒杀开始的前1-2秒钟及时刷新;
  2、
秒杀开始之后,按着秒杀规则、操作方式一步一步操作(当然速度一定要快,因为同时有多人在抢,所以一定要把握好时间),直至完成支付,即为秒杀成功;
  3、
很多秒杀的商品是超低价限量秒杀,所以拼抢很激烈,在1-2秒的时间内可能就会被秒杀,很多时候在你刷新到正常显示的时候就会看到该商品已经下架或者不能购买,这完全属于正常现象,一定要以平常心对待。

摘要:
通过走访调研,笔者发现潮州卫生洁具市场今年上半年的形势很不乐观,绝大多数厂家的销售状况很不理想,相比去年销量严重下滑。
近年来,受国家的楼市调控、原材料上涨等不利因素影响,卫浴行业竞争日发激烈。同时,随着全国各地卫浴产业基地的不断增加,产能极速扩张,而市场需求量增幅较慢,导致许多卫浴企业在国内区域市场的终端销售业绩明显下降。卫浴企业的日子愈发难过,潮州卫浴企业到了要重新修炼之际。
现状 卫浴行业严重过剩竞争加剧
目前,广东开平、潮州,河南长葛,浙江萧山、嘉兴、温州、台州、宁波,福建南安、厦门、福州等地都在紧锣密鼓地发展卫浴产业基地,进一步扩大生产。预计未来三年内,国内的卫浴产能会以10%
以上的速度增长,而中国卫浴产品的出口量每年平均下降了12%以上,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将会因宏观调控而每年下降15%以上。据预测,我国卫生陶瓷产量在
2011 年将达到19,327 多万件,2015
年将达到25,083多万件。这就意味着中国卫浴产能过剩的现象将会愈演愈烈,卫浴企业的生存环境将日益恶化,产区与产区之间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随着卫浴企业竞争的白热化,终端的消费者在企业的轮番轰炸中也渐渐成熟起来,消费观念也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性。不再会轻易地因为一个促销而冲动消费。而且,这个理性的消费观念正逐渐的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群体扩散。反过来,消费者的理性消费也加剧了企业的竞争,单纯的产品竞争已经不再适合市场的发展趋势了,在产品越来越同质化的今天,消费者需要是更多更好的服务。因此,盲目地扩张生产,而不是重点打造服务团队,企业的路只会是越走越窄。
回顾 客人自动上门的日子不复返
上个世纪90年代,卫生陶瓷刚刚发展的那几年,可以说,只要你能进入这个市场,你就能赚钱,轻松地赚钱,不管你产品有多差,都会有人要,并且还不需要什么服务。只要你拉起一个牌子,宣传彩页做起来,生意不愁不来,因此,在这段时间,先看到市场潜力的人纷纷投资开厂,这时候的卫生陶瓷是供不应求,企业只需要生产再生产,等着客户上门提货即可。
进入21世纪,竞争稍稍剧烈了一些,部分企业,例如佛山的大企业,开始了品牌之路,凭借雄厚的实力,占据了国内卫浴市场的绝对优势。从产品的质量、外观到媒体宣传、营销队伍建设,都走在全国卫浴行业的前列,在终端消费群体中的认知度极高。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大品牌自身的产能跟不上,不得不寻求其他的途径解决产品的供应问题,于是很多品牌都开始把眼光瞄向潮州,把潮州卫浴企业当成供应商,向潮州企业购买产品。2007年,许多大品牌开始正式在潮州贴牌生产。这个时期的潮州产区,贴牌所产生的利润是多数企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大企业开启品牌之路
贴牌现象产生的同时,使不少潮州企业看到了发展品牌的重要性。2007年之后,潮州卫浴产区的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首先产生品牌意识的,几乎都是原先给大品牌贴牌生产的企业,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原始积累,有了足够操作品牌的资金实力。在贴牌生产的同时,开始注重操作自己的品牌,去争夺真正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同时,潮州不少原先在其他行业赚到钱的成功人士,看到了卫浴产品广阔的市场,争相进入卫浴行业。2007年,是潮州卫生陶瓷行业大发展的一个转折。很多以前在外卖卫浴产品的人,从这一年开始,把原先赚到的钱投入到生产,扯大旗拉队伍,把潮州卫浴产区的规模继续扩大。企业多了,也就有了品牌发展的想法。但由于各企业实力参差不齐,为了更快地赚到钱,不少企业选择了品牌的模仿,从品牌名称上的相似,到产品外观的相似,再到企业注册地的跟风,“山寨”品牌由此而生。
困境 品牌之路知易行难
分蛋糕的人多了,蛋糕却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大,竞争就越来越激烈。犹如大浪淘沙,部分品牌在这个激烈的竞争过程中逐渐退出,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对品牌发展的认识不充分而盲目操作的,有一开始很成功却不能坚持下去而退出的,也有大方向的指导方针错误,黯然退场的,也有只知品牌轰炸,服务却跟不上导致失败的。因此,近年来,成功打造出品牌的潮州卫浴企业寥寥可数。而且,随着消费者购物越来越理性,消费者是产品最终达到的目标,因此,消费者的理性也决定了品牌的发展需要越来越到位的服务。目前,细数潮州卫浴企业,真正把服务做得好的,大概只有十家企业左右。其他的企业,或因为还没意识到服务的重要性,或因为本身实力不足,企业内部通常都是一把抓,分工并不明细,生产流程也几乎停留在过往的阶段。特别是人才的引进,一直都是潮州企业的一个心病,大多企业人才稀缺,因此只能说,大多数的企业还在上升阶段,还达不到理性消费者的需求。
趋势 不练好内功将遭淘汰
企业在增多,产能越来越大,整个行业的产能加起来,已经远远超出了市场的需求。以潮州为例,从2009年开始,总体来说,大多数企业的年销售业绩逐年下降,到了今年上半年,可以说,整个卫浴行业的销售业绩已经达到了历年来的最低点。从2008年的金融风暴开始,持续到今年,市场环境越来越严峻,原材料的价格上涨,用工荒导致的用工成本急剧上涨,国家楼市调控政策,大品牌强势争抢二三线卫浴市场,这些综合起来,给整个潮州的卫浴企业带来极大的压力,市场的萎缩就是一个明证。笔者最近在走访中,看到的企业几乎都是库存积压严重,即使是淡季,但从来没有一个淡季有今年这么淡。停产的企业也不在少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或许,行业的洗牌已经真正来临了。在这个淡季,企业还有一些时间可以思考,可以调整,营销策略该怎么调整,生产流程该怎么优化,人才的吸引与培养政策应该怎么改良,外部市场的品牌怎么才能做好服务。总而言之,潮州的卫浴企业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假如再不练好内功,增强竞争力,将极易被市场无情的淘汰。
■结语
虽然目前潮州产品占据了大多数的二三线市场份额,但是要保持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市场从来都是优胜劣汰,要想不被淘汰,只有认认真真做好企业的改革才行,严防死守是不可能带动企业前进的。世上从来都没有攻不破的堡垒,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突破固有的模式,才能获得更好的前景。(通讯员/洪健靖
刘继湘)

摘要:
2011年8月15日,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破旧的金杯车行驶在蜿蜒的山道上,窗外是满目的树木和农田,微雨过后的早上雾气并没有减少许多,天空也因而显得有些灰蒙蒙的。这已是本报记者陶业长征之旅的第十天了,由河南郑州出发,由南向北走遍山西省进入陕西榆林一带,继而向南经延安到达铜川,一路虽坎坷不断,却收获颇丰。
王石凹镇位于印台区东北方向,大约三十公里的距离,金杯车在历尽颠簸,又穿梭过蜿蜒而上的山路之后终于到达了王石凹镇,我从山坡脚下仰望,王石凹镇便是位于这座山坡的顶峰上,目测高度达100多米,而金杯车在每爬一段坡之后便因为前方的汽车而停歇数分钟,然而再进行下一番冲刺,如此数遍,方才最终停靠在终点。
然后经过一番询问,本报记者终于得知了此行的目的地——铜川市蔚蓝国际陶瓷有限公司的大致方位,然而在到达蔚蓝国际门口的时候,本报记者见到的却是破败的厂房,暗红色的砖墙宣示着工厂的破落与失修,青苔滋生的院落难见一个人影,紧闭的大门口停着一辆年代久远的手扶三轮车,布满铁锈的车身与青苔满院的工厂相得益彰,相映入眼。
这时有一位挑着扁担的大婶路过,扁担里还躺着刚摘下的青菜,本报记者于是立即上前,经过闲聊得知,蔚蓝国际已于2010年搬迁至西安市蓝田县,而恰恰在此之前,蔚蓝国际还在的时候销售情况特别好,据大婶说:“每天来拉货的车都是成群结队的,当时的王石凹镇也因为这些货车显得尤其的热闹。”而如今,本报记者见到的只是站在家门口闲聊的人群,已经路边顾客稀少的商店。
记者试着去追寻蔚蓝国际搬迁的原因,当地居民也告诉记者:“因为地势的原因,这里的交通一直很不方便。”而就在记者到达王石凹镇当天,通往镇中心的上坡路一直还在整修之中,雨后泥泞的道路让人不禁皱起了眉头,而放远了一些来说,从印台区至王石凹之间的道路也颇不方便,正如记者开篇所讲,记者只能用“蜿蜒的山路”来形容这段路程。
而据相关资料显示,王石凹镇的资源优势却也非同一般,30.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储存着22.3平方公里的原煤,原煤总储量达到1.03亿吨。同时王石凹煤矿还是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重点建设的156
个大型项目之一。然而最终资源优势还是败给了物流运输,记者在西安市蓝田县蔚蓝国际陶瓷有限公司的时候该公司工作人员也如此指出。
与此相反的还有榆林市神木县,据资料显示,这里曾经诞生一个3.6亿元的陶瓷砖生产项目,而榆林作为陕西财政收入的主力,一直以来有着“中国科威特”的称谓。从榆林到神木县的路途中,经常会看见一个一个的煤矿开采项目,而这里的煤是最优质的工业用煤,据当地司机告诉记者:“在神木县,你遇见的十五个人中间就可能有一位是百万富翁。”
也许就是在这样多金的土地上才催生了这项3.6亿元的陶瓷砖生产项目,然而在记者经过诸多波折终于找到这家名为“银丰陶瓷”的公司时,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听到机器的轰鸣声,因为这里仅是两排简单的瓦房,院子里立起的银丰陶瓷标牌犹自竖立着,宣示着这里曾有一群志向远大的人,以及一项建成之后市场可覆盖内蒙、甘肃、宁夏、陕西、山西等地的规划项目。
初修建好的马路宽阔而多尘土,路边是空旷的土地,并没有多少农田与植被。宽阔的道路极少见到行驶的车辆,更少有过往的人群,银峰陶瓷所处的这片称作“神木县第二新村”的地方显然尚未成型,到处是一片凋敝的景象。记者在院里找到了依旧留守的工作人员,其告诉记者,其实公司从圈地以来仅仅只是修建了院墙去办公室,而具体的生产车间及机器设备都没有后续跟进。记者询问其公司具体什么时候会再开工,其表示无法说明具体时间,可能不久就会开工,也可能一直都没办法开工。
显然这项规划的夭折,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而究其什么原因,记者也不得而知。而仅是陕西产能调查之行途中所遇两处陶瓷企业的凋敝景象,著文以记之。(文/王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